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我真不是大魔王

第151章

我真不是大魔王 妖夜 5137 2020-05-19 11:20

  

  三日之后,景城来了一个特别的客人。

一只飞行凶兽扶摇而下,落在了景王宫的前方,一个俏丽的女子,带着两个护卫飞跃而下。这个小姐身穿红绣黑裳,身后背着白色的披风,英姿飒爽中带着一丝娇媚,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。

女子明显非富即贵,她站在景王宫前对着护卫,大声说道:“去禀告你家摄政王,就说楚京公羊家的特使来了,让他速速来迎接。”

御林军的护卫一听是楚京来人不敢大意,连忙进去通禀。李云翔不也敢大意,虽然没有亲自来迎接,但让魏公公出来相迎。

李云翔在宫内接见了这位小姐,这个小姐没有和李云翔废话,让李云翔挥退手下,开门见山说道:“李云逸在哪?我是公羊雀,奉我爷爷之令来找他,让他出来一见。”

李云翔眉头微微一皱,随后说道:“我七弟在楚京遇刺身亡,公羊小姐不知道?如果知道的话,怎么会说出这种话?”

“行了,行了!”

公羊雀有些不耐烦的说道:“这种话就没必要说了,如果不是我爷爷帮忙,李云逸休想走出楚京。你也别说那么多了,传话给李云逸,他自然会来见我。”

李云翔没有多说了,他也没说啥,直接转身离去,然后让魏公公传话给李云逸。

“公羊雀?”

李云逸收到消息后微微错愕,然后没有犹豫,带着福公公进宫了。公羊裘知道他没死,当初诈死的时候他让邬羁送了神兵的打造之法过去,公羊裘在殿中帮他说话了,否则他没那么容易离开楚京。

进入宫中,抵达那个偏殿内,李云逸让福公公在外面守着,他一人走了进去。他是乘坐马车进来的,所以没有易容,这殿外的护卫让福公公调走了。

他走进去时,公羊雀正百无聊赖的坐着喝茶,看到李云逸走进来,她愣住了,目光狐疑的盯着李云逸的腿说道:“好啊,李云逸,你这个大骗子。”

李云逸明白公羊雀指什么,他笑了笑说道:“我可不是大骗子,我这腿是回来之后才康复的,这种事本王没必要骗你。”

“哦哦!”

公羊雀面色微微好看了一点,她盯着李云逸上下看了几眼,点头道:“你这人腿治好了,倒勉强算得上一表人才,现在配得上我四姐了。”

李云逸笑了笑,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:“公羊小姐,这是来说媒的?”

“呸~”

公羊雀清啐一声道:“本小姐帮你来说媒?美死你了。爷爷的确说过有意将四姐嫁给你,如果你表现的好,外加你现在腿不残废了,倒不是没有可能的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李云逸大笑起来说道:“你四姐本王不感兴趣,本王只是想知道,如果本王表现的好,是否有机会迎娶雀小姐呢?”

“嗯?”

公羊雀杏眼一瞪,脸色一下沉了下来,手中的宝剑出鞘,摇摇指着李云逸道:“登徒子,你敢轻薄本小姐?”

福公公的身影在门口闪电,李云逸却摆了摆手道:“何为轻薄?窈窕淑女君子好逑,公羊小姐未嫁,本王未娶,只是单纯的欣赏而已,公羊小姐何必动怒?”

“哼!”

公羊雀怒哼一声,宝剑归鞘道:“以后休要再说这种混账话,本小姐的剑可不认人。本小姐未来的夫君,定是一位盖世英雄,整个南楚最优秀的男子。逸王……你虽然还算优秀,但离我心目中的对象还差了许多,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轻浮于我。”

“哈哈哈!”

李云逸大笑几声没有太在意,他对公羊雀也没想法,只是单纯看她这高高在上如神女般的样子,调戏一番罢了。他笑了几声,问道:“好了,说正事吧,定南公有何示下?”

公羊雀面色变得肃穆起来,认真说道:“爷爷让我亲自过来给你传句话——覆巢之下焉有完卵?差不多就可以了,这次若能立下大功,他保你为南部军区统帅。”

李云逸听完之后,微微颔首,公羊裘的意思很清楚,要李云逸出兵了。出的不是其余军队,而是撼山营和血狼营,并且许下承诺,只要能立下大功,回头保他为南楚南部军区统帅。

南楚有五大军区,东部西部北部南部和中部,其中南部军士算是最弱的。

因为南面没有敌国,只有三大诸侯国和南蛮山脉。东部要防御东齐,西部要防御西晋,北部要防御大周,中部则护卫楚京。

尽管如此,南部军区也是一大军区,南部军区的统帅,那是一方霸主。是南楚最顶级的大人物之一,手握三十万军队,这可不是开玩笑的。

如果李云逸能成为南部军区的统帅,那他就可以“死而复生”了,因为他是南楚的人了,三营打造秘方也没人会抢了,因为他是南楚的军区元帅,那肯定要想办法提升手下军士。

如果李云逸将南部军区的军队提升完毕,那他将成为南楚最有权势的人之一,和公羊裘司马跃都可以平起平坐了。所以公羊裘的许诺不可无不重,一个三等诸侯国的摄政王,和南楚的一个顶级巨头,孰轻孰重,一目了然。

如果换做别人,肯定会怦然心动。

李云逸却心里嗤之以鼻,这块饼看起来很诱人,但他只是一块饼。公羊裘能不能做到是个未知数,他又不是芈熊。

就算成为了南部军区的统帅,芈熊会真正信任他?会无条件的支持他将南部军队全部提升?那么多军队提升,那是需要海量的资源。谁又能保住,等他提升上去之后,南楚会不会悄然暗杀他,将胜利的果子给摘了呢?

在景国,他拥有深厚的根基,这片土地是李家的。在南楚他算什么?芈熊绝对不会信任他,另外几大派系他站哪边?不站位必死无疑,站位的话那他不是成为太子或某一位王子的走狗?

他重生回来,自然是想做一些事的,如果不能快意人生,那他何必去趟浑水,凭借他的能力去任何地方,都能过得逍遥自在。

他沉默了片刻,起身拱手道:“多谢定南公厚爱,请雀小姐帮本王传句话——本王肯定会出兵的,但现在军队还没提升整训完毕,无法形成强大战力。三营军士数量只有一万多,不整训完毕,去了战场发挥不了作用,只会送死。”

“哼!”

公羊雀冷哼一声,说道:“果然被爷爷猜中了,你不出兵的可能性达到七成,李云逸,你果然是自私自利之人,南楚遭遇如此大的危机,你却还在保存实力。等南楚哪一天彻底大败了,东齐大军长驱直入,我看你到时候怎么办?”

不等李云逸说话,公羊雀再次冷冰冰说道:“我爷爷说了,如果你答应出兵,什么条件都好谈。如果你不答应出兵,那之前的香火情就不在了,以后你们李家和公羊家再无瓜葛。”

李云逸面色不变,意志还是无比坚决,他平静说道:“本王有本王的难处,本王还是那句话,兵肯定会出。但不是现在,待本王整训完毕,定会去助南楚一臂之力。”

公羊雀拂袖而去,在门口回头望着李云逸道:“南楚若胜,你来锦上添花毫无益处。南楚若败,你以为靠你这一万多军队能力挽狂澜?可笑!告辞!”

公羊雀飘然而去,只是片刻之后一只巨大飞行凶兽就腾空而起,飞向了北边。

李云逸没有去送,坐在大殿内沉默不语。福公公和邬羁都走了进来,李云逸顿了顿问道:“邬羁你刚才在外面?”

“嗯!”

邬羁没有形象的坐在桌子上,拿起一个橘子剥了起来,说道:“公羊家的小辣椒来了,我怎么不来关注下?话说……公羊雀说的也有道理啊,南楚若胜,锦上添花没多少意义,南楚若败的话,那我们出兵意义也不大了,你打算啥时候出兵啊?”

“该出兵的时候就出兵!”

李云逸淡淡说道:“现在出兵没啥意义,改变不了大局,我们军队只有那么多,现在去改变不了大局的。只有战事到了关键时候,我们出兵才能扭转战局。那样才是真正的雪中送炭,才能获取更大的话语权,才能得到更多。”

“有道理!”

邬羁沉吟片刻,点了点头:“这方面你比我擅长,当年景国和蔡国大战,你出战的时机选的不错,关键时刻灭了蔡麓两万大军,扭转了战局。打战这玩意要看天分,学是学不来的,我反正是不会,一切靠你了。”

“人尽其才!”

李云逸笑着说道:“你的能力在情报这一块,你帮我处理好情报,那就是帮了我最大的忙。没有情报支持,哪怕是叶向佛也打不了战的。”

“得嘞!”

邬羁将橘子的皮一丢,转身道:“我走了,继续为景国呕心沥血去了。”

“呵呵!”

李云逸嘲弄一笑道:“是呕精沥血吧?你最近有些过火啊,很多大臣都找李云翔控诉你了。你收敛一点,你现在那么疯狂,等到了几十岁后,怕是只能看着空流泪了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