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傲世倾狂

第07章 姜还是老的辣

傲世倾狂 木易易 4680 2020-04-11 23:22

  

  “额......青珏大哥,你们家每次吃饭都是這么正式吗?”

一踏进前厅,倾狂是赫然发现,大厅里一大家子是整整齐齐的坐在那里,就连平日里为了找外甥女忙的不见人影的上官信三兄弟也都出现了,尤其是看到上官赋一脸严肃的表情,倾狂心底的疑惑就更甚了,莫非是发生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?

“一般只是晚上大家才会一起吃!”上官青珏回应着,言外之意,午餐正常情况不是這样的。

“倾狂来了,来来来,快到这儿坐!”一见到情况出现,荣蔓脸上便是带着慈爱的笑容,对着倾狂连连招手,很是热切。

看到荣蔓的表现,倾狂的眼底闪过疑惑,暗道老夫人是不是太过热情了些?而且,位置似乎有些不妥吧!有事情,倾狂的心底拉响了警钟。心里提防着,倾狂却是若无其事的走到荣蔓的身边坐好,“上官爷爷好,奶奶好,三位叔叔好!”

向几位长辈一一问好,倾狂正襟危坐,她已是感觉到有好几道眼神在打量自己了,尤其是上官赋夫妻俩。

“倾狂啊,雪月苑好玩吗?”看倾狂那若无其事的表情,上官赋心里虽有些恼意,然脸上却堆满趣味,看着倾狂,眼底却是闪过锐利。

“嗯,挺好的!”又问雪月苑好不好玩,雪月苑怎么了?倾狂可是没有错过上官赋眼底的锐光,心里便又是起了疑惑,难道雪月苑里有什么?

挺好?小兔崽子,装的还挺像的!上官赋心里一阵咬牙切齿,脸上的笑容却越发温柔了,“挺好的?难道没有其他想说的?”

“哦!晚辈看到那开着们的房间里挂着一副画像,画上的人是上官雪小姐,很美,惊为天人!”好吧,倾狂越来越感觉自己闻到了阴谋的味道,便是将自己看到的实话实说了,当然自己看到画像之后的情绪如何,倾狂自然是只字不提的。

“呵呵......那是自然。不过,倾狂你的容貌也惊为天人!”呵呵一笑,上官赋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,看着倾狂的眼神是越发有意思了。

上官赋这副神情,看得倾狂是心里一惊,而上官信兄弟三人和上官青珏兄弟三人则是云里雾里,不知道自家老爹(爷爷)到底是啥意思!

唯有荣蔓是旁若无人,不为所动的专心致志的为倾狂添着菜。

倾狂看着上官赋夫妻二人,一个人是饱含深意的看着自己,一个是殷勤切切的为自己布菜,倾狂暗呼,该不会是在雪月苑的时候露出破绽了吧?

“上官爷爷谬赞了!”如果可以,倾狂想这顿饭她是不是可以不吃。

见倾狂的脸上似乎有了些波动之色,上官赋眼底的精光更盛了,心里就越发的笃定,就更是要乘胜追击了,“依老夫所说,还是父母给的好!倾狂,你娘亲的容貌也定然是惊为天人!”

上官赋的话音落下,便是让倾狂的心咯噔一下,到了此时此刻,倾狂若是还不明白上官赋的用意,那么就真的是在装说了。上官赋的话可是说到了這个份上,倾狂可不相信他不是在试探自己的身份!

与其说是试探,上官赋的表情已是告诉倾狂,他已经是确定了!确定了倾狂便是上官雪的孩子!

“好吧,爷爷,你有话直说吧!”恍若泄了气的气球,倾狂是一脸的无奈,看着上官府的眼神带着些哀怨,心里默默腹诽,在自家亲人面前,自己果然还是硬不起心肠!

“哈哈......”一听倾狂将“上官”二字已是去掉了,上官赋高兴的便是忍不住仰天大笑了。而原本还默不作声的荣蔓,停下了手里的动作,此刻亦是眉开眼笑的望着倾狂,心里暗暗得意,果然老头子的旁敲侧击和自己这无声的控诉效果最好。

“小兔崽子,还敢欺骗爷爷!爷爷今天就告诉你,姜还是老的辣!”睨了倾狂一眼,上官赋此刻不要太得意。

“爷爷,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倾狂?”一旁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的上官青玉是满脸诧异的望着自家爷爷,他怎么也没想到爷爷竟然喊倾狂小兔崽子,太不可思议了。同样觉着不可思议何止只有上官青玉,其他人亦是一脸的懵样。

“你别插嘴,我还有话跟这小兔崽子说!”对着上官青玉,上官赋便是大手一挥,制止了他说话,而后便是目光直直的看着倾狂,语气甚是不满,“说,为什么骗我们?”

看着有些咬牙切齿的上官赋,一双虎目等着自己,倾狂心里微微一颤,却依旧有些不怕死的说道,“我哪里骗你了?”

“还说没有,明明你才是雪儿的孩子,为什么说是其他人?”倾狂的话可是把上官赋气乐了,想着昨日她说的那些话,什么女孩子,什么不认识,还不是在骗人?亏得上官赋心里心疼上官雪,连带着对她的孩子也心疼,若是换做上官青珏他们,指不定上官赋就要跳脚揍人了。

上官赋话一说出,在座的父子三人脸色可是大变,皆是震惊的看着倾狂,似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。

“我又没说其他人,除了那句不认识,其他的都是真的好吧!”径直忽略身旁父子三人那炽热的目光,倾狂看着上官赋理直气壮的说着。

没错,倾狂说的都是真的,她是女孩子,契约了紫霄,年龄十七岁,哪里有骗人!

“可你说她是女孩子!”见倾狂这般的理直气壮,上官赋便有些暴跳如雷了!明明是男生,却说是女孩子,这让他们怎么找,大海捞针也捞不着!

“没错呀!出来行走江湖,总归需要伪装下!”倾狂这下可谓是语不惊人死不休,一句话便是将所有的人震住了!

大家皆是有些回不过神了,脑海里却是有着同样的一个问题在盘旋着:倾狂是女生!这怎么可能?

“怎么了,这很震惊吗?”看着静得可以听见掉针声的众人,倾狂很无辜,然而想到自己的破绽,倾狂便是好奇不已的看着上官赋,“爷爷,你怎么就发现我是那个孩子了?”

倾狂自认自己掩饰的是极好的,不可能有破绽的,除非是在雪月苑里。可当时倾狂可是知道,整个雪月苑就只有她一个人在,她的行为举止,别人怎么可能知道!

“当然是因为姥姥我了!”被倾狂转移了注意力的荣蔓,此刻是一脸得意的看着倾狂,“昨日我可是看得清楚,倾狂你哪里只是与义儿相像,你是跟你三个舅舅都像!虽然你否认了,可是姥姥我相信直觉,我认定你就是与雪儿有关系!”

“所以我就定下了一个主意,让青珏带你去雪儿的闺阁,果然结果如我们猜测的!”接过荣蔓的话,上官赋老神在在的抚了抚自己的胡子,继而说道,“你可是在雪儿的闺房里碰了这个?”

上官赋手臂一挥,只见一杆银枪就出现在了他的手中,可不就是画卷里上官雪挥舞的那杆银枪。手轻轻的拂拭着银枪,上官赋神色得意,“这银枪名为盘龙枪,是上官府先人所锻造,为传家之物。只有上官家族之人,方可握得住它,旁人根本不可能。你先前可是有拿起来过?”

听到上官赋得这番话,倾狂可算是明白了,自己就栽在了这杆枪上。可不是,上午在雪月苑里,看到画卷上娘亲挥舞着银枪,恰巧,这银枪就立在画卷的一旁,倾狂一时心动,便是拿了起来。

“好吧,原来是这杆枪出卖了我!”撇了撇嘴,倾狂不得不承认,果然姜还是老的辣。倾狂可以很肯定,他们将自己引到雪月苑是故意的,而且就是抓住自己如果是上官雪的孩子,定然就对娘亲的故居感兴趣的心理而设计的。

“等等,父亲,现在我们可不可以说两句?”伸手打住上官赋,上官信有些急不可耐的开口了,“我们兄弟三是错过了什么?父亲,這么大的事,你也没跟我们透透风的,让我们兄弟三在這跟傻子似的看你们爷孙俩互怼?”

“大伯,不只你们,我们哥三爷爷也瞒着了!”上官信一开口,上官青玉就也忍不住抱怨了,看着上官赋与倾狂的眼神那叫一个哀怨,尤其是看着倾狂,上官青玉此刻觉着自己是完全被忽悠了。

“停,你别插嘴!”上官义瞥了一眼还要说的上官青玉,而后将目光转向上官赋和倾狂,继续着上官信的话题,“你们俩现在是告诉我们兄弟三,那外甥女不用找了是吧!”

“还用找吗,二哥?小家伙潜的够深的啊?”上官仁满脸含笑的睨着倾狂,眼底是饱含深意。

显然,上官信这兄弟三人,对于此刻所发生的一切,很是有些恼意。

“小家伙,不解释解释为什么不认我们吗?”上官仁眉眼上挑,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,看着倾狂的双眼,是略略带着些警告的意味,似乎一旦倾狂说的原因让他们不满意,那么后果就自负。

看着此刻的上官仁,倾狂忽然有种看到自己的感觉,神情真的太过相似了。倾狂不得不承认,这样的上官仁还真给自己一些怯意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