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元灵法则

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临街小事

元灵法则 心忆添翼 6028 2020-04-20 13:40

  

  因为小家伙的事情,冰怡茹是真的静下心来了,专心致志的留在院子里面照看着小俞蝶,然后研究白墨莲送来给她的名单,顺带着养伤,算是因祸得福了吧,而蓝凤儿,则是选择跟着星晓豪一起出去调查,当然,是偷偷出去的,但还是被发现了。

刚被柳玥玲发现的时候自然被狠狠的训斥了一顿,不过没用啊,星晓豪不听,洛殇影也没听,连带着蓝凤儿胆子也大了,没听,过着过着,柳玥玲也懒得说她了,毕竟有星晓豪还有洛殇影跟着,也算放心,不过有一点要说明,这是记账的。

这边白墨莲也收到了有关融式拍卖会的消息,如期举行,一点也没有要更改的样子,虽然这是预料之中的事情,不过白墨莲的心情也是因此沉重了起来。

随着越来越深入的调查,可是却依旧什么都调查不到,那些零碎的事情还不如星晓豪和洛殇影带回来的消息完整呢,正是因为如此,白墨莲的心思才会越来越沉重,正是因为这种什么都不知道一般的未知情况,白墨莲甚至已经想要带着孩子们直接离开这里了。

“该死的!”白墨莲一拳打在桌案上,边上的柳玥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,看向白墨莲,轻声的说道:“莲姐姐,那怎么办呢,我们是逃走还是一起留在这里面对?”

对,就是逃走,现在这种情况,她们不得不承认,这是害怕,害怕的想要逃走。

“那几个孩子是绝对不会走的,所以,这没得选择。”白墨莲轻轻的摇了摇头,缓缓说道。

“啊,这倒是对,那些个孩子可是绝对不会就这样离开的啊,看来我们几个老家伙,也只能舍命陪君子了。”柳玥玲轻轻一笑,随即想起来了,“对了,莲姐姐,凤凰族的人已经到了,我们都听你的。”

“不用,听你的就可以了。”白墨莲随意的说道。

“哎呀,我跟你谁跟谁啊,别计较这些了,我都听你的了,就更别说他们了,所以你就应下了吧,反正我闺女跟你闺女都在这里,你不能厚此薄彼啊,你要把凤儿当自己的闺女才行。”柳玥玲拉着白墨莲的手臂撒娇道。

“请问你都多大了,小孩啊……”白墨莲嫌弃的将柳玥玲推开,然后轻叹一口气,缓缓说道:“两个丫头有我们在,倒是不担心,我现在就是担心豪儿还有影儿,他们两个才是这一次事情之中最着急最紧张的,长期处于紧绷的状态,我真的有些担心他们呀。”

“相对来说,他们要让我们放心很多,所以我认为我们还是放心一点吧,毕竟他们两个的境界都已经超过我们了,还不少,我们说再多也没用啊,还是让他们自己做主吧。”柳玥玲无奈的摊了摊手,笑道。

“啊,这么说倒是对,就算是我们想管也管不了,那两个小家伙,已经不是我们能管得了的了。”白墨莲轻轻的摇了摇头,总结道。

沉寂,在一段短时间的清净之后,逐渐有人来到了金亿城之中。金亿城,这座并不是特别大的城市,已经到了客栈酒楼没有房间的地步了,大街上随处可见人头,熙熙攘攘,人山人海,还可以看见不少人在天空之上飞走,不得不说,这是金亿城难得一见的盛况。

“啊呀啊呀,没有想到竟然来了这么多人,可是我记得,就算是融式拍卖会好了,要是没有绝对的资格,是不能进入的,这些人真的全部都是来自参加融式拍卖会的吗?”洛殇影单只手撑着脸颊,轻笑的说道。

“不清楚,不过无所谓,反正我们能进去就行。”此时跟在洛殇影身边的自然是蓝凤儿了,她还是老样子,冰冷的眸子毫无感情的看着前边,缓缓说道。

“唉,小丫头啊,你真的是被那小子影响太多了,该怎么说你好呢。”洛殇影叹息的瞥了蓝凤儿一眼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
“师伯,我觉得小豪的思想没什么错啊,我们过我们的生活就好了,何必在意别人的目光与说辞呢,我自己过好不就好了,反正我觉得自己过得很开心啊。”蓝凤儿蒙着面纱,一双明眸之中带着浅浅的笑意。

“是是是,你说的在某些情况下是没错,但是凤儿,毕竟我们生活在人世当中,人与人之间还是需要交流的,毕竟世间那么多人对吧,你这总不能就待在一个地方,相处那么点的人吧,所以小丫头,有些思想该变还是要变一变的。”洛殇影看着蓝凤儿,劝说道。

“我觉得,没必要……”蓝凤儿轻声且认真的说道。

“唉,算了,我就不说你了,呐,要怎么办呢,留下来再看一下热闹,还是直接回去?”洛殇影看向蓝凤儿,问道。

“我随便啊,听师伯的吧?”蓝凤儿随意的说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回去也没什么事,就在这里多坐一会儿吧,这看热闹的人啊,从来不嫌热闹大。”洛殇影看着下方热闹非凡的大街,轻笑的说道,这个笑容突然间让人觉得有些小邪恶。

蓝凤儿轻轻的点着头,聊无聊赖的看着下方,突然间,在流动的人群之中看见了一个人,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,在莲姨给她看过的画像中,就有这个人,也就是说,他是……

蓝凤儿想了想,看向前边的洛殇影,轻声的说道:“师伯,我想请您帮个忙。”

“嗯,什么事?”洛殇影有些好奇的看向蓝凤儿,问道。

“我想知道,下方的人里面,有没有人无时无刻张开着元素领域的,嗯,这些人,很有可能来自创神大陆。”蓝凤儿想了想,说道。

“有啊,还不少呢。”洛殇影看着蓝凤儿,随意的说道。

“还,还真的有啊……”蓝凤儿轻声说了一声,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洛殇影看着她,嘴角微微扬起,说道:“小丫头,别多想哦,不论是玲姨还是小豪师弟,都已经跟我说过这件事情了,你,不许出去,更不准动手,如果你动手,我可以揍你的哦,这是玲姨要我帮忙的。”

“我……”蓝凤儿一下子无语了,这妈妈是多么不放心自己啊。

“不是,师伯啊,我……”蓝凤儿一抬头就看见了洛殇影看着自己的那不怀好意的笑容,便低下了头,无奈的叹息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“虽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,但是我知道,这件事情很重要,至少莲姨和玲姨是这么跟我说的,我是无所谓啦,我也不怕这些人,凭他们,来多少人都一样,可是你应该不想给那么爱你的长辈带来麻烦吧,所以呢,能不添麻烦还是不要添麻烦了,反正啊,只要我们不去主动地招惹他们,他们就不会发现我们,如果他们敢招惹过来,交给我来解决就好。”洛殇影活动着五指,笑容之中带着霸气。

师父崖弟子,从不主动惹麻烦,可这并不代表他们害怕麻烦,更何况洛殇影还是当今师父崖之中的最强之人,就这种程度,还给她带不来麻烦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师伯都已经这么说了,那蓝凤儿还能说什么呢,还敢说什么呢。虽然她有破天之翼,可对方是掌握了空间之力的师伯啊,她也跑不掉啊,所以蓝凤儿非常的识趣。

“嗯,真乖。”洛殇影伸手轻轻的摸了摸蓝凤儿的小脑袋,随即看向窗外,轻声的问道:“对了,你可知道这些人的身份?”

“不知道,妈妈不告诉我,我也就干脆没问,反正就是创神大陆的人。”蓝凤儿说着,有些疑惑的问道:“师伯,你想做什么啊?”

“虽然我不想惹麻烦,不过怎么着你也是我的小师妹啊,这要是平白无故让人欺负了,那可不行。”洛殇影一边在人群之中找人,一边笑着说道。

“啊,师妹?您不应该是我的师伯吗?”蓝凤儿很是奇怪的问道。

“其实这种称呼也只是我们师父崖弟子之间相互称呼罢了,没有具体的规定,一般是按照进入师父崖学习的先后时间来确定,年龄什么的直接不计,所以有的时候,辈分什么的有些乱,所以啊,不用在意这种小事,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了,随便叫。”洛殇影随便的摆了摆手,轻声的笑道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蓝凤儿有些懵懂的点了点头,这事她还不知道哎。

洛殇影脸上带着轻柔的笑容,随即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,摊开之后,里面竟然全是银针,这套银针她打造出来还没有用过呢,她拿出来之后突然间想起来,说道:“哎,我们打个商量呗。”

“啊?什么事情啊?”蓝凤儿对于洛殇影拿银针出来还挺好奇的,这看见她突然间不怀好意的看着自己,赶紧向后缩了缩,有些方。

“虽然我有自己用的针,不过不同的针有不同的作用,有关亘古冰原呢,我进去过,只是我并没有找到千年玄冰,我记得冰凌宫有,可是我又没有东西交换,我想冰凌宫也不会同意,你跟你姐姐关系好,帮我要一套用千年玄冰打的针过来呗。”洛殇影笑盈盈的看着蓝凤儿。

蓝凤儿并没有犹豫,直接点头应道:“好。”

“啊?你这就答应了啊?”洛殇影自己都有些不相信,她之所以提这个,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毕竟,千年玄冰也算稀有。

“嗯,该怎么说呢,有关冰凌宫的事情,我不知道,也做不了主,就算姐姐是冰凌宫主好了,求她这种事情也不好,可是千年玄冰呢,姐姐曾经进去过冰狱深处,她在里面拿出来过,所以,我是求姐姐,这求姐姐和求冰凌宫,不一样的。”即使蓝凤儿带着面纱,洛殇影都能看见蓝凤儿那灿烂的笑容。

两人的姐妹情真的很好,冰怡茹这个姐姐对蓝凤儿这个妹妹几乎就是有求必应的。

“那感情好,那你记着一点,帮我跟茹儿提一下,不过要是不行那也算了,其实我也并不是特别的需要千年玄冰所做的针。”洛殇影轻轻一笑,她真的就是随口一说,并不放在心上,不过蓝凤儿却是铭记在心上了。

洛殇影一下子从针包里面拔出了很多的银针,洛殇影很是好奇的问道:“师伯,你要做什么啊?”

“你不是说他们很麻烦吗?那我就让他们在床上好好躺一段时间,放心吧,绝对不会伤他们性命的,我不是那样的人。”洛殇影浅浅一笑。

谁知道蓝凤儿下一刻说道:“那还是直接解决掉他们好了。”

“啊?”洛殇影有些惊奇。

“没,没什么……师伯你动手吧,好了之后我们好回去。”蓝凤儿赶紧摇头,说道。

洛殇影看着她轻笑着,也没有追问,直接出手,那银针就像是长了眼睛一样,很明确的找上了散开在人群之中的众人,一下子,洛殇影感应到的人全部软倒下去,一时间,人群中顿时凌乱开来,蓝凤儿顿时有些紧张,问道:“师伯,这会不会出事啊?”

“不会,你放心吧。”洛殇影看向蓝凤儿,轻笑道。

洛殇影的话都还没有说完呢,几道人影闪现出来,将那些软倒的人从凌乱的人群之中拉出来,要是慢一步,指不定就会被乱动的人群给踩死了。

闪现出现的人影分出几人维持着人群的秩序,其它的人,将那些软倒下去的人带到了安全的地方,检查身体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检查不到,难道真的只是他们自身原因倒下去的,没人捣鬼?几个人面面相觑,想不明白。

在洛殇影和蓝凤儿所坐的小隔间之中,一个青年神色凝重的站在里面,他就是觉得这里有问题,虽然只是一个直觉,但他还是过来看了看,却是什么人也没有,但是,他觉得,这里之前,绝对有人,只是,那人走的比自己察觉到之后立刻赶过来还要快,这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